最終章

這十六個字是絕對真理,完全認同。雖然無法理解,但我想是形容我的。

自認從小家教嚴謹,對身外之物不曾有過非分之想,為人處事自律謙卑,時時提醒自己見賢思齊、見不賢亦需內自省。這樣的人生觀雖不見得能兼善天下,但理當可以獨善其身,不至於與人結怨。

我也以為凡事不必計較付出,能者多勞何足掛齒,一切努力不求回報,只為成就更美好的願景。功成也不必在我,與其享受浮濫的掌聲,不如腳踏實地珍惜每一步走過的足跡。

始終相信理性的力量能夠建構秩序,也期待今日的法治社會,人們在遇到爭議時,可以理性分析、判斷、解決問題。情緒化的表達無益與化解爭端,反而容易模糊焦點、製造更多問題。

或者,我錯了?自以為的公理正義,原來如此遙不可及。

當身邊的人因故對你咆哮、怒罵、甚至公開指名道姓說你是「詐欺犯」,你會怎麼做?

《工作。事業?志業!》最終章

故事的開始就如之前所述,大家應該都清楚了。經歷過一路上的風風雨雨,2013年九月開始一連串的事故讓 ANIKI 面對生死之間的抉擇。當下的我其實早有準備,只是驚天動地的變化下,ANIKI 必須浴火才可能重生。

2010年接下公司時,為求營業順利簽下極不合理的房屋租約,必須擔下每月暴增10萬元租金的壓力。而且因為公司營業項目規定營業處所房屋建築物使用用途需為為三溫暖浴室業使用,但舊館僅有三分之一面積合於法規規定,其餘空間為防空避難室擴大使用。無奈現況如此,我也無法可施。所以我很清楚,此地不宜久留。

既然不宜久留,就必須擬定對策、作好準備,必要時才有能力面對轉變。好在經營策略得宜,消費者的肯定表現在業績上,不僅公司財務逐漸穩定,尚可保留部份盈餘繳交營利事業所得稅。每月償還郭大哥債務結束後,每位股東分配到的紅利年過百萬。營業追求獲利,但我始終堅持遵守我對企業經營所定下的最低標準:完全合法。

這個標準說來容易,但是能做到商家真的不多。說個簡單的例子:每筆消費開立發票,卻少有店家確實執行。原因無他,目前稅制規定營業稅額內含於售價,消費者所支付的金額中有5%是商家必須繳納的營業稅,稅務機關查核銷售額的基準就是發票開立記錄。因此許多商家不願意每筆銷售開立發票,可以省下未開發票部份應繳納的營業稅額。

堅持每筆開立發票,雖然會增加營業稅額支出,但同時也是公司營業額的正式證明。我們沒有雄厚財力、更沒有有力背景,只能以成績證明我們的能力。一年三千多萬的營業額,需要繳納的稅金當然不少,但誠實納稅本就應該,而在最關鍵的時刻,這也讓我們獲得足夠的銀行借款與設備融資,安然度過所有變故,浴火之後能夠重生。

由於舊館是接手原房東公司經營,帳上有累積虧損一千多萬,幾年下來的高額股東分紅都在帳上沖抵虧損,並沒有分配到股東個人所得中,否則這部分的稅金恐怕會讓股東大失血。所以會計師建議成立境外公司,之後新館營運由台灣分公司負責,盈餘匯出扣繳以10%為限,才能有效節稅留下現金。

2014年年初,在無預警的狀況下舊館結束營業。因為之前發生的諸多狀況,不得不進行修繕工程且耗費極鉅,以致當時公司現金僅有數十萬元,卻必須立刻啟動新館籌備計劃。由於之前就進行規劃,但另一位股東與我一時間都無法籌得資金執行,2013年底在徵得同意後,先由公司為借款人,以我名下的不動產擔保借款1270萬元,作為啟動計劃的基金。

舊館二月結束營業後,我只能以手邊僅有的現金進行所有工作,直到四月另一位股東才確認投資,並簽下投資協議,雙方合意總投資額為三千萬元,由我出資1530萬取得51%股權,對方出資1470萬持股49%,但對方目前僅能出資500萬元,其餘部份約定為向我借貸,日後以每月分配盈餘10%償付,並以年利率6%計息。

持股比例分配是律師建議的,目的是確保經營權穩定,另一位股東也同意。但借款條件沒有明定償債期限,當時我並不在意,畢竟合作多年的默契,應該不必拘泥。

沒想到兩年後,一切全變了樣。

因為舉債建設預算超支,新館營運初期資金難免捉襟見肘,對方與我多次支援公司才能度過難關。因為盈餘必須優先償債,股東始終沒能分配獲利,致使對方開始質疑公司營運,要求我退出管理,由他與另一位友人負責經營。

其實公司並非不賺錢,而是賺來的錢先拿去還債了。然而股東沒有分紅是事實,我也無話可說,去年七月起我便不再插手公司管理。但畢竟我也是大股東,公司更換經理人,總該知道接下來公司的計劃目標與走向、還有具體的作法是什麼。可惜直到今天,我還是沒得到答案。

畢業之後要能找到老師請益是極其困難的事,我心中何嘗不希望公司換手經營能夠更上層樓?可惜事與願違,公司業績不進反退。原本在去年上半年財務收支逐漸穩定,預計下半年即可達成每月損益兩平,卻因為不當調整,不但造成旺季不旺、收入大減,甚至讓公司在兩個月內跳票三次、票信貶損,而我身為負責人受到連帶影響,還不斷被指責一切導因於預算超支,必須承擔所有責任。

姑且不論預算超支對財務所造成的影響,我在充分授權下執行新館籌備工作,所有費用支出公開透明,當下對方也沒有反對執行,由我承擔所有責任相當不合理。

更別說主導公司管理後,許多政策不顧提醒一意孤行,發現出現問題才又再調整一日數變,結果內部混亂、客訴大增,自己卻不思檢討,把所有問題推到我身上。因為不斷對我咆哮無理的指責,惡劣的情緒與道德勒索一度讓我的心臟無法承受,為了保護自己,我只能先避開才能活下去,結果又被對方說成逃避問題。情緒之下多說無益,我選擇沈默。

去年十月因為公司票信問題,銀行不願展延貸款,我只得出售名下房屋全額清償,公司才能安然度過危機。

因為當初對方接手時口頭允諾以六個月為期,績效未達15%成長便主動請辭。眼見業績不增反減,公司內部問題越來越多,今年二月過完年我特地回到店裡了解狀況,希望解決當下的問題,並提出意見與建議。結果不但一樣被嗤之以鼻,而且因為自己無法解決問題、又不願接受我的意見,甚至要求我返還他所投入的金額他退出經營。我為公司早已用盡全力,實在心有餘而力不足。但畢竟我的持股是絕對多數,最後為了把我排除在決策之外取得絕對的經營權,上演一幕又一幕的荒謬戲碼。

當初在簽署投資協議書之前,雙方就已經約定先由公司為借款人以我名下房屋抵押借款籌措資金,這筆借款在我認知中屬於我的出資額,後來我也處分資產全額清償銀行負債,也就是這筆錢到底還是我出的。但對方卻認定我將公司資金借貸給他,涉嫌詐欺。也因此推翻協議書中的股權分配,要求以實際出資重新計算持股比例。

對方在簽署協議後因僅有500萬元現金,所以由我將公司借款取得帳戶內970萬元現金經由我的帳戶轉入對方帳戶,完成1470萬元投資額過帳但實際投入金額仍是500萬元。後來在營運前共再投入400萬元,實際投資總額是900萬元。而我這邊,就算不計之前公司向銀行借款、後來由我清償的1270萬,也不算營運後因週轉需要另外借給公司的款項,實際投入資金總額也將近1285萬元。眼見即便重新計算持股比例也無法取得絕對經營權,竟又主張投入資金僅是股東往來借款並非股本,他所認定的金額以他的方式計算我的持股僅有11%。

也罷,如果這麼有心經營,為了公司好,不如我退出讓你專心做吧!他之前所提的退出條件是全額返還投入金額,比照辦理合情合理,也是我所認知的作法。對方在大額支票兌現日要求我先簽署股權轉讓同意書,否則他將讓公司再度跳票影響負責人信用記錄。無奈簽署同意書後,對方竟表示只願意支付200萬元,我就必須完全退出。面對如此誇張的數字,我質疑合理性,對方給的理由是:投資有風險。等一下!不是說我持股只有11%嗎?就算你所認定的股本全部虧光,借款金額至少也上千萬,借錢還錢天經地義,只剩200萬是怎麼一回事?

當下衝突一觸即發,與其無謂爭辯不如冷靜思考,我不願再說直接離開,心中一股寒意襲來,原來我所面對的是如此邪惡。

本想對方應該不至於笨到拿我在訊息不足狀況下所簽署的同意書辦理股權移轉,結果他竟然真的以這份同意書要求代辦公司到總公司登記國繼續辦理,逼得我不得不寄出存證信函,警告對方這才是詐欺!

還記得對方當時強勢要求主導經營的理由嗎?為了提高業績而來,自己不明就裡倒行逆施業績一落千丈卻怪罪他人,還無法接受溝通建議,表達口氣稍重便惱羞成怒,出言怒罵口無遮攔。

今年七月由於對方自行改動帳務管理系統,新系統原設計為餐廳使用,自然無法滿足館內需求,不僅櫃位使用無法計時,帳務作業也無法建立查核點漏洞百出。員工已預知接下來勢必影響營運,不斷苦苦哀求我停止這一切亂象,不希望大家辛辛苦苦建立的 ANIKI 就這樣毀於一旦。多次信件表達必須檢討櫃臺作業流程以免造成更多問題,卻完全沒有回應。同時發現對方竟以防止我盜領公司存款為由,多次私自將公司銀行帳戶內現金轉入私人帳戶,已涉及業務侵佔。我只得以負責人身份解除對方職務,取消出入門禁及銀行帳戶權限,避免造成更多損失。

對方發現後第一時間我不在現場,員工告知狀況後當場理智斷線,失控咆哮已在預想之中,只是萬萬沒想到竟然出手傷人,還把剛買的便當砸在員工身上。我協同警方到場也無法阻止,繼續高聲辱罵,還不斷稱我是「詐欺犯」,甚至家母也無辜受辱。過去我總期待能夠透過理性溝通化解歧見以和為貴,結果委屈求全卻被當作做賊心虛,一而再再而三受到無理對待。

員工本就不滿、加上動手傷人,實在無法再忍氣吞聲,除立即向警方報案提告外,同時訴諸媒體。提告已有驗傷單,警方希望有畫面佐證,當我和員警到館內要求取得當時監視畫面時,一樣像瘋狗發飆,連警察都直搖頭。結果反而打草驚蛇,對方急忙將監視記錄刪除。蘋果日報報導一出,對方竟然公器私用在公司官方facebook專頁發出聲明混淆視聽,甚至否認在衝突中出手傷人。

試問如果一切不是事實,監視畫面該能還你清白,何須刪除?質疑我涉嫌詐欺揚言提告,遲遲沒有動作訴諸法律判決,卻始終以詐欺罪嫌抹黑。然後將我封鎖之後,在自己版上留下那十六個字。

我看到時,心有戚戚焉。這一年多來,我選擇沈默,但如同段宜康先生對婚姻平權運動所下的注腳:「記取一年來的教訓,折衷與妥協,往往是最糟糕的選擇。」

《為我的國家、社會、人民感到驕傲的同時,也不禁檢討自己是否「勇敢面對自己的責任」。》

在自己版上分享時,我留下以上的字句。這次我會勇敢面對自己的責任,個人榮辱我不計較,但必須讓大家知道事實真相。

我從小被教導的美德或許讓大家受了委屈,但我還是願意相信邪不勝正,公理正義或許遙遠,只要堅持下去,就會離我們越來越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