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當工作變成自己的事業,沒有老闆可以抱怨,自己的薪水只能自己賺。而賺錢的意義不再只有養活自己,想到自己的決策成功與否攸關工作夥伴們的生活,「工作」的目的似乎也不只為自己,也為身邊對你有所期待的人。

自己出身的環境雖然衣食無缺,但絕對不是財力豐厚的家庭。父親是歷經抗戰的退役軍官,母親在戰後嬰兒潮出生、為領公費就讀師範學校的小學老師。從小父母告訴我,他們都是領死薪水的人,不會有多的收入,如果需要大筆花費別無他法,只有一個字「省」。

的確,回想起童年一直到高中,自己外食的機會少之又少,家中冷氣不過端午不開,出門也一定是公車。物欲享受不多,但生活也不乏簡單的快樂。大學以後,賺錢對我來說不難,畢竟自己開銷有限,維持生活沒有問題。但是要賺大錢,似乎在還沒想到難易問題前,會問自己「為什麼」。如果沒有一個適當的理由,值得我付出相對的代價去賺大錢嗎?

這個理由一直不存在,直到自己變成老闆,賺大錢從選項變成責任,我必須重新學習金錢對我的意義。

因為擔任公司負責人,我才學會開支票,我才適應每月會有數十萬開銷,我才試著預估未來資金編列執行預算、花目前不存在的錢。因為經營企業不是領薪水,除了開源節流,還必須在合理範圍內靈活調度資金,才能讓資產效用最大化。這是我在管理學中學到的。

但在此之前,得先有本啊!接手公司時我雖已工作四五年,但生活愜意幾無存款。能順利籌措資金接手,說來慚愧,還得要從房地產講起。

父母都是公務人員,經濟起飛、台灣錢淹腳目的年代,也不是沒試過「理財」。只是或許命中註定無不勞之財,投資不曾獲利。我大學時母親衡量手頭存款,與鄰居相中附近都更改建建案,相邀各買一戶當作投資。原本想當作我成家新房,所以建成後我便先移居。後來我出國,兩老兩邊跑,把它當度假小屋。

我回國時,台灣正處SARS後房價低檔,從沒想過投資買房獲利,只想老家離捷運站稍遠,如果能力許可,希望能換到捷運站附近。

我現住的房屋是這樣來的。某日和母親家人開車沿捷運各站勘查,沒有任何目標,但是設定在板橋線亞東醫院站前,之後太遠就不考慮了。車在經過亞東醫院門口後想打道回府,轉個彎往湳仔溝河邊道路,縣民大道底竟然有預售建案。當時開價每坪26萬左右,最後不到23萬成交。興建期間付款就當作定期定額投資。

房屋總價近千萬,母親問我:你工作的薪水有多少?就算交屋幫我付頭款,貸款你付得出來嗎?我說如果付不出來就賣,絕對不會虧。

結果果然不假,2009年準備交屋時,成交價已突破每坪30萬,自然也就惜售了。為順利交屋,把原本當作我新房的屋子賣了,因為地段普通賣價不高,計入利息勉強打平不虧,父母果然還是命定無不勞之財。不過也因為這樣,才有大筆現金接下公司。

我這輩子或許也就像父母一樣,必須有勞才有得。一部分是因為自己對投資沒有概念,另一部份因為自己對賺錢有所堅持。我認為除了偷搶劫掠等非法行為之外,有三種賺錢的方法雖然合法但我不欣賞。股市投機、房市投機、直銷「制度」(非產品本身)。這三種方式都所得獲利只是從群眾資產重新分配、或後續資金投入的過程中所得,對社會毫無產值貢獻。

第一次自己買房,竟搭上房價漲勢,最高時近乎翻倍。資產價值無意間增加,看似賺了大錢,但是自己住處不可能出售,房價上漲於我無感。不過幾年後,房屋增值確實幫上大忙,這部分之後再說。

總歸一句,我這輩子無意追求個人財富。但一切似上天有意安排,讓工作成為事業、讓「賺大錢」成為我的責任。

如同自己需要一個理由說服自己必須賺大錢,我是這麼看待這份責任的:

公司經營的目的是獲利、但不是必然,而獲利只是成功經營的成果之一。
公司經營如果失去理念目標,便不可能獲利。盈利不應是公司經營的目的,而是成就更多的必要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