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ANIKi 一開始有個富爸爸,而且備受呵護。理所當然地無憂無慮,只管快樂長大。可就像故事書裡精彩故事的轉折一樣,有一天富爸爸不再富了,這孩子只能想辦法努力活下去…

郭大哥的天喜旅行社主要經營日本線,鼎盛時期幾乎天天出團。團客食宿在當地的協力業者多已議定簽約價,而團費也是以簽約價計算成本後訂定。2009年間,日圓匯率從1美元兌120日圓急升至不到100日圓,天喜團客量大,已付訂或準備出團的團費完全來不及反應匯差,履約出團成本大增。一時間公司現金週轉困難,加上郭大哥資產多投入房地產,無法立即變現,才導致後來的財務危機。

ANIKi 營運初期,營業額尚不足支付開銷費用時,所有現金皆有郭大哥支援才得以順利經營。好在天喜出現財務危機時,ANIKi 營運已上軌道,每月可損益兩平。甚至後來多次支援天喜,協助郭大哥度過資金難關。可見這孩子也算爭氣,沒枉費富爸爸當初寵愛。

只是後來事態演變,郭大哥不得不放下 ANIKi。

2010年初,營業處收到法院拍賣通知,因屋主以房屋抵押借款未還,債權人向法院聲請拍賣裁定獲准。原來營業處房屋早在公司承租前就已被法院查封,屋主雖已年近八十,但似乎人脈廣闊「很有辦法」,不僅房屋照樣出租,連公司原本也是他的,在租約上寫明「借」給郭大哥經營三溫暖,租約中止時要歸還。

會有這樣的狀況主要是因為所謂「八大行業」的營業登記限制繁雜,三溫暖浴室業在市區幾乎不可能新設,但已經核准營業的不受影響。因為屋主認為就算法院查封房屋,法院「不點交拍賣」不可能出現買主,所以毫無準備。但事情發生變化,第三拍的價格只有3000萬左右,竟然成功拍出。

在此同時,郭大哥必須專心處理天喜事務,無暇兼顧公司經營。徵詢意見後,公司負責人 Chris Shan 與我願意一起接手經營,以1600萬向郭大哥承購公司所有股份,雙方各持股50%,簽約時先付400萬,餘額分三年逐月攤還。2010年四月,ANIKi 不再是郭大哥的 ANIKi,但郭大哥始終是我們口中的「大哥」。

接下公司後,Chris 表示「負責人」的壓力實在太大,希望由我擔任。我認為既然公司已由自己經營,擔任負責人合情合理。於是這輩子第一次,我的工作從「勞工」變成「雇主」。但是這不影響我在工作時的態度,我一直把自己放在員工的位置,和大家一起工作。也因為如此,員工願意與我分享心得,沒有一般勞資對立的狀況發生。畢竟自己從員工變成老闆,大家辛苦的地方、工作的難處在哪裡,我都清楚。甚至一直到現在,我可以說全公司所有工作都做過的,只有我一個。

新手負責人上任後的第一件事,就是營業處房屋被拍賣的後續處理。法院說明「不點交」的房屋有人敢買?一般狀況當然沒有,可是狀況特殊。原來買主也是同志身份,早期還是公司前身「巴比龍三溫暖」常客,當然知道 ANIKi。看準公司營業才一年多不可能立刻放棄,取得產權後竟把租金由原本的每月22萬元提高到32萬元,而且主張擁有所有現場固定設備產權,公司僅一併租用。為了三千萬投資不致血本無歸,只能忍痛咬牙簽下昂貴的租約。

這對房東一本萬利的租約,買下房屋的金額收租一年就完全回本,之後設備全歸屋主,完全穩賺不賠。原來新屋主打算就算我們不租,他自己也想經營同志三溫暖。既然我們願意付租金,現金可先入袋,我們後來離開後,他還真的搞了一陣子。只不過生意不是人人會做,狀況慘不忍睹,半年左右就收了。

接下公司後,除了每個月房租多出10萬元,還要加上攤還向郭大哥承購股份的餘款,這樣的壓力下,ANIKi 不但撐了下來,還不斷成長。

從員工變成老闆,從 Chris 手中接下負責人這個位子,我始終感恩一切的因緣際會。從此以後,我是 ANIKi 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