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三十歲以前的我,扣掉前二十年升學主義教育下制式的學生生活,之後的日子雖然不是無憂無慮,但基本上都是隨心所欲、過得很自在。工作也曾遇過瓶頸,會質疑自己是否放洋後真的無法適應台灣的職場文化。因為離職在我眼中是狠狠給自己一記耳光,證明當初的期待方向可能錯誤,或是根本沒搞清楚自己幾斤幾兩重、才接下挑不起的擔子。子曰三十而立,到了那個年紀工作只為賺錢沒有目標,自己卻還處在找不到方向的尷尬階段,我心中的惶恐不安沒說出來,母親反倒想得開。只說工作如果不快樂會傷身,寧可讓我在家,至少保全身體安康。

其實母親這麼說,她心裡想必也著急。況且面對家族長輩,好事的愛東問西問,最後還要評論一番,她所承受的壓力恐怕比我還大。不過與我一樣,母親也有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絕招,落下一句「兒子是我的,他想做什麼我開心就好。」猶如五雷轟頂,當場KO完勝!

從小我的環境就鼓勵我學習,只要我說想學什麼,父母一定答應,也不會要求我學什麼,完全尊重我的選擇。不過有時孩子的三分鐘熱度一退、或者發現遇到瓶頸無法突破便打退堂鼓,現在想來自己都覺得慚愧。但父母卻從沒說過我,他們認為就算我沒有持續下去,我還是可以保有這份興趣,而且懂得欣賞。

於是我的學生時代,課外學習的內容五花八門,卻始終沒有一樣有專業證照。也就是說,什麼都懂、卻什麼都不精。三十歲的彷徨來自於此,我不斷思考的問題是,究竟在什麼地方會需要這樣的我?

這個答案我終於在 ANIKi 找到了,就是這裡!一個看似不入流的產業,當業者有心把服務提升到另一個層次,單方面的改變是不夠的,必須各個面向同步升級才有可能成功。所以,我在進入營運團隊的核心工作區後,開始觀察館內現況、找出需要解決的問題、並且提出方案討論。

郭大哥相當肯定我的作法,其實有很多也是向他學習的。「觀察是最好的老師」是他教我最重要的一句話。時至今日,這句話依舊深深影響著我。

後來,過去所學點點滴滴所匯聚的知識力量,讓我能為團隊創造出真正的價值。

因為來客數多,水性潤滑液的需求量大增,官方免費提供的小包裝產品不敷使用,若是採購金額龐大。所以我查詢資料自力研發,成功以低成本製成效果不差的水性潤滑液,以給皂器在館內供應,方便取用也解決了小包裝方便攜帶造成的困擾。

叫好叫座的泡沫趴如果需要廠商支援舉辦,成本無法負擔。我也上網找到美國生產的固定式吸頂泡沫機,售價加運費成本不到新臺幣三萬元。長期配合的水電與我腦力激盪後,完成可遙控開關、並將泡沫液處理作業拉到後臺的設備配置,保持活動區域完整安全。而泡沫液耗材採購價格過高,常態活動需求量成本無法負荷,我在請教化工原料行後,不斷嘗試終於調製出合用的泡沫液配方,讓常態性的泡沫趴得以成為館內亮點。

在 ANIKi,公司需要所有專業。因此只要有新夥伴加入,全體會議上我都會先請先自我介紹,重點說明有二,學經歷專長和在團隊中所擔任的職務。有機會讓學有所長的夥伴在工作中發揮所長,不僅是員工的自我實現,也是提升團隊整體戰力的關鍵。

到職時對我的履歷表現出的訝異,後來已不復存在。「大學生」願意選擇在 ANIKi 工作,證明我們的努力獲得大家的肯定,更重要的是:ANIKi 以「追求卓越 不斷創新」為目標,自許成為企業經營模範,無論什麼專業,只要願意用心,在團隊中一定有發揮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