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進入傳說中的「大哥家」,需要什麼特殊條件嗎?

除了郭大哥要求門面必須順眼,其他學經歷專業一概不拘。只要願意做,事情都等在眼前。我在試營運時第一次到訪,當時已經有第一批的創始員工,這些前輩中有一直共事到新館的,認真努力的工作態度一直是我的榜樣。正式成為員工後,職稱是「小王子」。我與所有夥伴們一樣一天三班輪班,一樣的工作內容。

ANIKi 小王子的工作內容有:接待貴賓 / 整理環境 / 補充備品

非常基本的服務業從業人員工作,其實也真的不需要學經歷門檻。雖然自認自己的外貌只能勉強算在平均左右,不過後來我發現招募篩選員工確實存在顏值標準,而且不少高顏值的夥伴在櫃檯成為大家意淫的對向,那種只可遠觀無法褻玩的挑逗,應該也為業績貢獻不少。

打掃維護環境、巡場補充備品這些事難不倒我,唯獨進櫃檯我感到壓力山大。從小對數字的概念就比較差,最討厭的科目一定是數學,哪怕是簡單的四則運算,速度慢又容易粗心出錯。還讓擔任小學教師的母親給了一句總結:考察學習成果,粗心大意和不懂的結果是一樣的。櫃檯接待應對我沒問題,加上收銀作業可就非同小可。畢竟不是自己的錢,又是工作責任,很怕不小心找錯錢。所以每次櫃檯班上班一定作好準備,自備筆記本在入電腦帳同時紀錄手帳,建立時段查核點,紀錄不合時才能逐筆確認,並隨時確認現金金額是否正確。於是我在櫃檯,除了接待解說引導入場,其他時間大多是數錢、數錢、再數錢。

八小時的班在一般日子還好,遇到週末假日,可就真的是一大考驗。當班夥伴若是交班前發現現金與電腦帳不合,必須找出問題才能下班。好在我的準備奏效,沒在櫃檯發生過問題,而且不久後工作內容變動調整,我才不需要再提心吊膽數錢上班。

雖說工作內容與一般服務業大同小異,但相異處所造成的汙名,讓「你怎麼會到那裡上班?」這句話始終出現在耳邊。家人甚至在前面還多加一句,成了「你美國留學回來好手好腳的,幹嘛去那種地方上班?」母親了解我的個性,或許心裡也有疑惑,但相信我自己的選擇沒有多說,但其實我自己心裡是有盤算的。我給這份工作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三個月後我仍然只能做基本工作,就不應該期待會有進一步的發展而必須另謀出路。

機會如果沒從天上掉下來,就得靠自己創造。每天上班在櫃檯收銀接待,外場掃地拖地、搬毛巾折毛巾、補蠟燭KY保險套、撿洨撿屎倒垃圾、東擦擦西抹抹之外,我發現放眼望去所有夥伴中,竟沒有一位有足夠流暢的外語能力接待到訪外賓。於是我毛遂自薦,接下公司服務說明的英文翻譯工作,郭大哥也留意到我可以使用基本的日語,讓我有多些機會表達自己對公司發展的看法。於是到職後一個月,我被拔擢為「副店長」,開始進入經營團隊的核心工作區,自己對這份工作未來的想像,終於浮現出輪廓。

對我來說,升任主管職的意義不在於發號施令,而是在於有機會發揮自己的專業與能力,提升團隊整體的價值。發號施令本身所代表的該是屬下對自己的信任,相信主管有能力透過下達的命令,將團隊帶往正確的方向,責任重大。一直到現在,我都非常感謝共事的夥伴們這一路上的相互支持,大家為相同的目標而努力,雖然挫折不斷、卻可以屢敗屢戰,而且越戰越勇。

正式營運後兩個多月,迎來了第一次的跨年。高顏值的夥伴們在跨年夜的節目上載歌載舞大展身手,與館內貴賓互動同樂。有舞蹈動作協調障礙的我也參與其中,節目表演有錄影存檔,有圖有真相。看到錄影畫面上,自己與一旁俊俏帥氣的夥伴相比實在自慚形穢,現在想來我也是醉了…不過還有另一位夥伴 Titan Chang 比我更加慘烈,表演中戴上用大浴巾做的韓式綿羊咩咩頭,身上僅用一張白床單包裹圍繞成華麗飄逸的晚禮服,高壯身形若隱若現,出場時「一代女皇」音樂先下,ANIKi「武則天」翩然降臨,效果十足、笑翻全場。

我們走的是一條前所未有的道路,不僅沒有導航,任何參考點也都不存在。能勇敢前行的力量來自所有來自夥伴們的各種創意發想,是團隊中最珍貴的寶藏。創意體現在我們對館內各區域的暱稱、活動主題內容安排、場地佈置視覺呈現等等,正是這樣一個不設限的團隊,創造出未來的各種可能。

我,有幸參與其中、共襄盛舉,何等光榮?我,為自己能貢獻一己之力、為團隊的不凡表現而驕傲。